从斗破开始的旅行

从斗破开始的旅行

不用蛇床子,可用附子七钱代之。况气虚加人参以助阳,血虚加熟地以滋阴,又阴阳之分治,何疟之不除哉。

 无如人之纵饮如故,则酒多而渗亦多,更伤胆气。热性急而湿性迟,湿热交攻,热欲散而湿留,湿欲润而热燥,睾丸之内,竟成阴阳乖异,求其不痛得乎。

此方填精者,补水以补火也。治法宜大补脾胃之气,少佐之舒郁之味,使风水不闭塞于地中,则地气自升腾于天上,脾气健而湿气自消。

 故肾中之津到于心即化为汗,何能上济于廉泉之穴,以相润于口舌之闲乎。或问龙吸人之气,则人之阳气尽散,宜胃气消亡,不宜健饭如故,讵识胃为肾之关,肾精未丧,则肾火犹存,肾火上蒸,而胃火接续,胃气升腾,所以可救。

治法又不可拘于散邪,仍须补正。盖脾为肺之母,脾病子愿代母以受其苦,将湿气分散于皮毛,火热亦随之而外越,然而脾病,肺尚不至十分之切肤,所以湿热之邪,畏肺气之健,不敢径从皮毛而泄,反留恋于皮毛之中,而色乃外现黄白耳。

然肾之所以旺者,非肾水之旺,而肾火之旺也。既能生阴又能降火,攻补兼施,至阳得之,如鱼得水,化其亢炎而变为清凉,安得不崩决而出哉。

Leave a Reply